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364章撐腰

第364章撐腰

聽兒子說是個野丫頭,齊王妃更加確定定然是哪個宮里剛進來的小宮女,因此就越發沒有顧忌,甚至還出動了自家的侍從在皇宮中搜尋,心里覺得,就算是她冒犯到哪家大人,也還有太后娘娘給她兜底呢!

她卻是不知道,就算宋知綰真是個不知名的小宮女,就憑齊思與試圖掐死顧十二,哪怕皇帝不吩咐,她再不喜歡顧十二這個孫子,她都是要出面降罪齊思與的。

顧十二在宮中是不受寵,甚至可以說連一些受寵妃子宮里的宮人都還不如,但是再不如,他也是皇家的血脈!

尋常那些不知道就算了,皇宮也算是顧十二的家,在自己家中,孫子險些被人弄死了,這事情不說皇家,就放在一些尋常百姓家都是要為顧十二討回這個公道的!

齊王妃糊涂,齊王勉強能撿起三分理智,使喚了一個機靈點的小廝跟著去找兒子口中的那個“野丫頭”,若是那野丫頭找到了什么靠山,或是是哪家受看重的大臣家的小姐,就讓人立時就宮里蘭妃娘娘那兒求助。

齊王一面擔心自家倒霉兒子的身體,一面擔心害得自家兒子落水的罪魁禍首是個身份貴重的人,更要擔心他們在宮中鬧出的這樣一番動靜有沒有驚動哪一位貴人,他捧著肚子,整個人愁悶得不行,眉頭緊皺,像一張橘子皮。

“你少說幾句!”

齊王怒道:“宮里貴人多,你再大點聲兒,將陛下也喊來為你做主,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灰溜溜的滾出宮去!”

齊王妃仍是不服,但好在是收斂了幾分,只抱著懷里面色蒼白的兒子嗚嗚哭著,齊思與渾身難受得很,被母親吵得頭突突得疼,這些年被寵慣了,雖然膽子大,沒多少腦子,面對如今這樣的場景,卻是知道怎樣是對自己更加有利的,于是跟著齊王妃一起嗷嗷哭,哭聲傳出去,別替有多凄慘。

容妃帶著宋知綰和顧十二到達暢音閣的時候,人還沒進去,就聽見里頭傳來撕心裂肺的哭聲,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發生什么大事了呢。

容妃難以忍受的閉了閉眼,側目看去,就見宋知綰擰著眉頭,一臉沉肅,她立時就笑開了。

“別怕,有美人娘娘在?!?/p>

她的聲線十分溫柔,帶著一股不自覺的柔媚,說到美人娘娘的時候,還有些不易察覺的笑意,落在宋知綰的耳朵里,那就是分外的悅耳動聽。

“美人娘娘?!?/p>

宋知綰眼里還包著淚花,一雙黑眸晶瑩剔透,像上好的黑曜石覆著一層水光,真真兒是我見猶憐。

一旁的顧十二見了,不由得驚詫的瞪大了雙眼,這還是剛才那個說教得頭頭是道的人嗎?

這眼淚,怎么也和上書房里那些身嬌肉貴的小姐一樣說下就下?

但和那些討厭的人不一樣的是,宋知綰哭起來,就比那些好看多了!

顧十二這樣想著,不自覺的牽緊了宋知綰的手,她和那些人是不一樣的,再看另一邊容顏絕色神情溫和的容妃,這是七哥哥的母妃,也和宮中那些爭寵的妃子不一樣。

顧十二心中如何想的宋知綰尚且不知,她只知道她才將將進到暢音閣里,就被齊王和齊思與兩人的哭聲吵得頭疼,不由得看了一旁滿面愁苦的齊王一眼,有這樣能鬧騰的妻子和兒子,保住齊王的爵位,一定很要花心思吧。

“容妃娘娘?這是?”

齊王是最先發現容妃一行人的,他匆匆過來,怨怪似的瞪了門口的侍從一眼,“娘娘大駕,為何不通傳一聲?沒有及時相迎,是本王的疏忽?!?/p>

容妃渾不在意,只揮揮手道:“無妨?!?/p>

這廂的動靜也驚動了一邊的齊王妃和齊思與兩人,齊王妃哭聲一頓,還沒來得及轉頭,懷里就傳來一股沖力,齊思與奮力掙扎著,看著顧十二和宋知綰的目光是驚心的怨恨,他大叫著:“就是她!就是他們!害得本世子落水!”

顧十二很聰明,哪怕人后對著齊思與像頭狼崽子似的一旦咬住就不肯松手,但當著要幫自己出氣的人的面,他很懂得示弱,瑟縮著往宋知綰身后靠,害怕和恐懼使得他小小的身子顫抖著,對比對面張牙舞爪的齊思與,仍誰都要說一聲顧十二當真可憐。

“裝摸做樣!你將本世子踢下水,現在如何有臉做出這樣一副樣子?”

愚鈍如齊王妃,就算靠著太后的幾分疼寵在京城中橫行霸道,她也知道皇宮里有些人是不能惹的,比如鐘粹宮的蘭妃,比如時常居住在慈和宮的郡主濮獻儀,還比如面前,盛寵十幾年不絕的容妃。

“這便是齊王府的家教?”

容妃秀眉微蹙,只說了這么一句話,整個暢音閣里就安靜了下來。

齊思與被寵壞了,他滿面憤懣,還想說話,被齊王妃使勁兒擰了一下腰間的軟肉,頓時哀嚎出聲。

“容妃娘娘,我兒思與被您身邊的這位小姑娘和十二皇子害得落水,幼兒體弱,將將才醒過來,您……”齊王有些慍怒,上前幾步道。

“齊王,您這話未免說地太過輕巧了?!?/p>

容妃笑了笑,剎那間顧盼神飛,恍若百花盛放,昳麗絕色,只是美人含怒,將一旁身材矮小的顧十二牽了過來,只道:“明眼人一眼便看清,王爺幼子雖然才十二歲,但隨了王爺生得人高馬大,我們小十二今年將將八歲,足足比貴府世子矮了三個腦袋,還有綰綰,就更不用說了,小女孩身量纖細,哪里會無緣無故不自量力的去對付貴府世子?”

再多的理智落在唯一的兒子身上,也被怒火燒得快沒了,再加上容妃的話絲毫不曾客氣,齊王心頭怒不可遏,聲音也冷了下來:“那娘娘的意思是,我兒落水是他自己跳下去的?”

雖然如今已經是暮春,但湖里的水還是涼得很,更何況他兒子不會水,這跳下去,不是自尋死路么?

“王爺!”

齊王妃恨聲道。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