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 33 頁

須臾后, 沈念丞繃緊下頜線,冷聲朝程渠發問:“你剛剛跟她說了什么?”

“沒說什么啊?!背糖⑿σ獗锵氯? 睜著無辜的雙眼, 若無其事地回答。

沈念丞眉頭緊皺, 厭煩地睨了程渠一眼。

程渠見他將心中郁結全露在臉上,終于忍不住笑出來:“我幫你跟阮凝求情來著?!?/p>

“用得上你嗎?”沈念丞咬緊后槽牙,話音發狠。

“那你自己怎么不上???人跑到滬港的時候吧,你三天兩頭去找, 人回來了,還就在身邊呢, 你把人當空氣……”程渠話剛說完就收到身側人的無聲威脅,訕訕地輕咳兩聲后, 接著道:“你……你不是真不行了吧?”

見沈念丞神色陰郁, 程渠訝異又心酸地問:“因為這事兒自卑了?”

沈念丞后槽牙一緊, 眼鋒如刀刃, 低沉醇厚的話音里暗含殺機:“你想試試嗎?”

程渠癟癟嘴,收起了吊兒郎當的模樣,悻悻然道:“我……我也是無福消受?!?/p>

……

從會場出來后, 阮凝來到戶外的小型公園里吹風透氣。

涼風幽幽席卷,阮凝伸手捂了捂自己發燙的臉,終于將灼熱的溫度壓下去了一些。

她本來就覺得待在沈念丞身邊很不自在,尤其剛才自己說的那些話被人當場抓包后,她臉上更是難捱。

在景觀湖邊繞了一圈,阮凝剛想掏出手機拍點風景照時,才發現自己逃得太倉促,將包落在了會場里。

她估摸著投標會此刻應該結束了,才步伐沉重地回到會場里拿自己的東西。

等阮凝回到會場后,原本濟濟一堂的與會廳已經人走茶涼,徒留一片空籍和進行收尾工作的人員。

阮凝在會場內搜搜尋尋小半天沒有結果,最后只能找到服務生詢問有沒有撿到自己的包。

服務生像是早有準備,很自如地跟她說清原由后帶她去到休息室。

此刻,阮凝隔著一扇門,隱約聽見里面有女人的嗚咽聲:“看在之前的情面上,你最后幫幫我吧?!?/p>

阮凝心里剛覺察出不妥,想要攔下服務生時已經晚了。

服務生一按響門鈴,里頭的人就沉聲回答:“請進?!?/p>

溫寧本來還在跟沈念丞求情,可是門被人敲響,接著她就看見阮凝出現在門口。

她和阮凝這還是兩年后第一次見面,眼下自己一敗涂地,而她光鮮亮麗地出現,冷眼旁觀著她狼狽地祈求沈念丞。

溫寧收起了自己的卑微姿態,淚眼婆娑地睥睨著阮凝。

而阮凝只是漠然地掃了她一眼,很快朝邊上的沈念丞說:“我來拿我的東西?!?/p>

沈念丞一看是她,烏沉的眸子映出一點溫潤,長腿一邁來到她身邊,低聲說:“耽誤你兩分鐘的時間?!?/p>

阮凝擰緊眉心,只覺得三人這樣共處的氛圍彌漫著令人窒息的尷尬。

而后,她聽到沈念丞開口說:“既然你剛才說你知道錯了,那就先跟阮凝道歉?!?/p>

溫寧臉色微僵,她怎么可能跟阮凝低頭?

靜默片刻,沈念丞只冷冷道了一句“好”,便要帶著阮凝離開。

溫寧攥緊指尖,指甲嵌入手心里也不覺得疼。

她是真的走投無路了,因為網暴事件,她已經成了污點藝人,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不說還欠了一屁股的違約金。

而她之前認識的人對她的態度都像是躲瘟神那樣,要不是今天聽說沈念丞來這里參加一個投標會,她估計連見到沈念丞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只是跟阮凝說一句對不起,沈念丞就愿意幫她渡過難關,那她低個頭又有什么難的。

“阮凝,”溫寧顫著聲,眼底沒有絲毫悔色,僵硬地說道,“對不起?!?/p>

“然后呢?”

溫寧倏地抬眸,對上沈念丞那雙沉郁的眼睛,往胸腔里壓了一口氣后,接著道:“我之前編造輿論,鼓動別人網暴你,對你造成了不可彌補的傷害,我很后悔,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諒?!?/p>

“你原諒她嗎?”沈念丞垂眸看向身側的人,話音一時溫和下來。

阮凝本是不想再計較的,畢竟溫寧已經得到了相應的懲罰,自己的生活也早就步入了正軌,沒必要讓恨意一直積存在心里。

于是她朝沈念丞點點頭,示意這件事情可以翻篇。

溫寧一瞬間看到希望,跑過去拉住沈念丞的袖口,嬌聲道:“那你現在愿意幫我了嗎?”

而沈念丞只是抬手將人拂開,眼眸里慵散又薄情,撣了撣袖口的塵屑:“抱歉,我不是慈善家?!?/p>

他話音令人心寒,讓溫寧整個人仿佛墜入冰窖。

-

夜色幽涼,湖畔被盈盈月光籠罩著,周遭一片靜謐。

一高一矮的影子垂映在平靜無瀾的湖面上,偶有飛蟲劃過水面,打破這點寂靜。

可窄橋上的亦步亦趨的兩人卻遲遲都未將沉默化開。

潮濕的氣息彌漫在兩人之間,阮凝終于回過頭朝沈念丞開口:“其實你剛才不用那樣的?!?/p>

確實太駁人面子。

說完這句話,阮凝也替自己好笑,她居然還跟一個傷害過自己的人共情了。

“可是除了剛才那樣,我不知道自己還能為你做什么?!?/p>

“你什么都不用做,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p>

阮凝這話確實是由心而發。

沈念丞腳步一頓,心情有些復雜,看來阮凝還是沒打算原諒他。

他不管阮凝愛不愛聽,只覺得不趁著現在將誤會解釋清楚,以后就沒機會了。

“我跟她之間確實是誤會,之前她救過念初一命,念初當時還小,所以我從前對溫寧幫忙都是在還人情,沒有任何私情?!?/p>

“救命之恩怎么是幾個人情就能還得清的呢?”

阮凝邊說邊埋頭用腳尖去踢路上的小石子。

沈念丞不知道阮凝這句話是諷刺還是勸解,只能接著解釋:“我之前也是像你這樣想的,所以她無論出了什么情況,我都會幫忙?!?/p>

甚至在知道她背后搞小動作傷害阮凝時,他也還是給了她最后的情面。

現在想來,自己真是徹頭徹尾地錯了。

就因為自己的這點猶豫,反而讓阮凝三番兩次處于風口浪尖之上。

這些傷害,哪是一兩句“抱歉”就能彌補的?

“不管你想不想聽,我還是要跟你說一句對不起,因為我的關系讓你遭到無辜牽連,我很抱歉?!?/p>

可就像沈念丞剛才說的,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么。

“不重要了?!?/p>

阮凝淡然地說出句話后,秋風一卷,樹葉被刮得颯颯作響,被冷得縮了縮肩膀。

沈念丞注意到這一幕,不動聲色地將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肩頭。

溫熱的感覺落在阮凝肩上,她間接地感受著沈念丞的溫度,只覺得這樣的舉動太過親密,下意識地就要拒絕。

可沈念丞像是看出她下一步要干些什么,隔著衣服的厚實面料,捏了捏她薄薄的肩膀,壓低音線說:“人都看著呢,給我個面子?!?/p>

阮凝這時才注意樓上確實有幾個人正盯著他們看。

她收回視線,發現沈念丞刻意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不爽道:“我為什么要遷就你的面子讓我自己難受?”

說罷,阮凝將他的西裝拿下來,砸進他懷里:“收起你多余的關心,我不需要?!?/p>

末了,她又補充:“我很滿意你今天下午在電梯間里對我的態度,也請你繼續保持?!?/p>

說罷,阮凝搖身就走,散開的烏發被風吹起一小縷,露出小截瑩白的脖頸。

沈念丞喉頭滾動,眼眸在搖曳的月色里泛出一點微光,在她身后將人叫?。骸拔疫€有話沒說完?!?/p>

阮凝繼續往前走,根本沒有再搭理他的念頭。

可沈念丞不肯罷休,甚至拔高音量道,“阮凝,我有話跟你說!”

這聲音幾乎震耳欲聾,惹來路過的人紛紛側目。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