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 35 頁

阮凝和同事們的關系都維系得挺好的,尤其是公司新進來的那批新人,經常得到阮凝的關心和幫助。

眼下阮凝被辭退,大家心里那點舍不得沒有半分是摻水的。

“阮凝姐……”綁著馬尾的小姑娘幫她收拾物品,心里其實想勸阮凝不要走,但一想翁枰在會上的態度,最終還是作罷。

“好啦,我走了以后,你們也不能偷懶,想我了也可以常聯系啊?!比钅参康?。

她收拾東西的時候,發現自己柜子里還囤有好幾盒咖啡和堅果,想著自己也帶不完,就都分給了大家。

付嘉宜開完會后,獨自在辦公室里待了很久,眼下,她臉色凝重地出門對阮凝說:“你進來一下?!?/p>

阮凝聞聲后,拍拍旁邊的女生肩膀,示意她不用擔心自己,便進了付嘉宜的辦公室。

“付所,你不用說了,我既然決定了辭職,就不會反悔?!?/p>

阮凝剛掩上門,就朝付嘉宜直抒胸臆。

付嘉宜始終背對著她,木木地看向外面的風景,惋惜道:“我知道你的個性?!?/p>

所以她也沒打算挽留。

“我第一次看到你這個設計方案的時候,就知道中標的可能性很高,”付嘉宜說著說著,語氣稍顯無奈,“但是,我們要在男性主導的行業里拼出一番天地,實在太難?!?/p>

明眼人都知道,這次的風波就是幾家建筑所抱團排擠阮凝。

阮凝的這項設計太搶眼和前衛,一經落地后,江城有多少建筑師會臉面不保?

他們不是輸不起,只是不愿意輸給“阮凝”罷了。

阮凝默默點頭,心情始終低頹。

“我很遺憾,沒有能力保住你?!闭f到這里,付嘉宜心酸地搖搖頭。

她很想留下阮凝,可翁枰帶領的樹一日趨商業化,讓阮凝留下來反而會讓她的發展受限。

“付所,謝謝你的認可,其實我剛好想休息一段時間?!?/p>

“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好嗎?”付嘉宜轉過身,給了阮凝一個告別的擁抱。

阮凝輕拍她的背,溫聲答:“好?!?/p>

*

與此同時,江城的另一頭。

“聽說了嗎?阮凝今早從樹一離職了?!背糖肆吮Х冗f至沈念丞眼前。

男人垂眸接過,眼睫因杯中升起的熱氣而顫動,后又平靜地回:“猜到了?!?/p>

“心疼嗎?”程渠打趣。

他可聽好多人說過沈念丞在研討會上實力護妻的英勇事跡。

啊呸——實力護前妻才對,程渠在心里吐槽。

“這對她來說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彼f這話時,臉上沒透出任何情緒。

“你說阮凝這回該怎么辦???就現在這種情況,哪家建筑所會要她?”

程渠話音落下,沈念丞眉頭擰緊:“還輪到別人選擇她?”

等程渠走后,沈念丞掏出手機,修長手指在屏幕敲敲打打片刻,一串熟悉的數字出現在他眼前。

這串數字,他背得比自己的身份證號碼還要熟。

可這兩年里,從未撥通過。

他不知道阮凝現在的情況到底怎樣。

阮凝好不容易證明自己的實力,卻因為這種荒謬的理由被人放棄,心里肯定不好過。

這樣想著,他指間微顫著按下了通話鍵。

可電話那頭始終是通話中的狀態。

呵。

他不禁冷笑出聲,那么久了,自己還是在她的黑名單里。

自己就算想要關心她,都沒辦法。

沈念丞一整天的興致都不太高,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心思飄到了哪里去。

把加班當成習慣的他,今晚沒有留在事務所里,而是驅車開到了阮凝家樓下。

他摁亮屏幕,20:56。

這個時間就睡了嗎?

不會一個人蒙著被子哭吧?

沈念丞思維一經發散,雖然沒有親眼看到阮凝是什么狀態,可他心間仍然收緊。

他在樓下等了很久,一直沒等到阮凝家里亮燈,隨后調了調座椅靠背,打算在車里將就一晚。

他也不知道那么做有什么意義,就算知道阮凝肯定不領情。

小憩了一會兒,手機傳來震動聲。

沈念丞虛著眸,看清來電號碼后瞬間清醒。

他連忙接通,急道:“怎么了?”

……

一刻鐘后,零點酒吧。

沈念丞西裝革履地越過舞池,去向對面的卡座,一小截路走下來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目光。

可他視若罔聞,視線緊盯著卡座上那個正在抱著酒瓶,醉意酩酊的人。

一旁守著的服務生見他來了,上前解釋道:“這位小姐在我們這兒喝了一晚上了,剛才一直說想回家,我就撥通了她手機上緊急聯系人的電話?!?/p>

“嗯,麻煩你了?!?/p>

“有什么要幫忙的再叫我?!?/p>

“好,謝謝?!?/p>

沈念丞說完,來到阮凝身前,拿走她手上的酒瓶,緩下聲線:“別喝了,我接你回家?!?/p>

“不,”阮凝小嘴一撅,眉頭一皺,盈潤的眼睛緊閉,儼然一副耍賴的模樣,“不要!”

“你都喝多少了?”沈念丞視線掃過桌上的狼藉,再看她難受的樣子,心中有處地方也跟著不好受。

“我還要喝!”阮凝說完又從沈念丞手里搶過酒瓶。

她力氣沒有沈念丞的大,沈念丞握著酒瓶順勢將她往前一帶,她一下沒有防備地栽進沈念丞的懷里。

她還沒沈念丞高,眼下只能墊著腳去奪沈念丞舉得高高的酒瓶,嗚噥道:“你還給我呀,不喝酒,我心里難受?!?/p>

沈念丞空出來的一只手貼著她的腰肢,兩人之間的距離一下被拉近,他斂眸問道:“為什么難受?”

“他們欺負我?!?/p>

阮凝一下勾起了自己傷心事,眼淚從眼眶里滑落,干脆攬住沈念丞勁瘦的腰身,小聲嗚咽。

沈念丞感受到自己胸襟處的布料被浸濕,低頭看著阮凝柳眉微蹙,瞬間覺得自己也心碎了。

他放下酒瓶,將人摟得更緊了些,摸著她細軟的頭發,斂聲安慰:“那我幫你收拾他們好不好?”

“好?!?/p>

聽見阮凝又乖又軟地回應自己,沈念丞一顆心軟和下來,欲開口時,聽到阮凝還在咕噥——

“還有……”

“還有什么?”

“還有沈念丞他也欺負我?!?/p>

“他怎么欺負你的?”

“……”阮凝嗚咽著說不出口。

沈念丞看著她皺眉哼哼,心口像是被軟刺,一點點扎著,痛意翻涌。

就連喝醉了都還記著自己的不好。

原來在她內心,自己只配存在于那些不好的回憶里。

-

把人哄好以后,沈念丞開車將人送到酒店。

他微微塌腰,動作小心地把人放到床中央,可懷里的人失去了那點溫熱感,瞬間被驚醒。

沈念丞此刻就虛虛伏在她身上,與她四目相對。

那么近的距離,兩人的呼吸聲近乎交纏,沈念丞腰身一緊,身上的溫度也在逐漸攀升。

可阮凝睜著一雙迷蒙的眼睛,清純又迷離,沒有半點要將他推開的意思。

“阮凝,”沈念丞開口時才發覺自己喉間干涸,他嗓音低沉喑啞,目光灼熱地盯著她,“回來吧?!?/p>

“嗯?”身下的人仍舊懵懂。

“回到我身邊,你要的愛,我全都給你,好嗎?”他一字一字說的清晰堅定,眸里泛出漣漪。

這樣的話,他不止說過一次。

可是每次得到的都是拒絕。

一次次地低頭換來絕情的拒絕,沈念丞的心也不是沒有冷卻過,可現在,他又問出了這個問題。

還是在阮凝并不清醒的情況下。

他苦笑,有什么意思呢?就算阮凝現在答應了,第二天醒來也不會作數的。

可他現在好想聽阮凝答應自己。

“阮凝,你要我嗎?”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