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 29 頁

阮凝壓著內心的不快,干脆視他為空氣,將垃圾隨意地丟在他身側。

沈念丞因她這個舉動壓壓眉,這才起身站直,擋在她身前。

阮凝深呼一口氣,無言中表露出自己的不滿,見沈念丞始終不讓,她用勁把人撇開,快步回家將門闔上。

可架不住沈念丞人高腿長,只幾步就跟上來,將手擋在門框上,嗓音喑啞地喊住她:“阮凝……”

阮凝當做沒聽見,見他用手擋門威脅她,索性心一橫,用力地關上門。

沈念丞沒料到阮凝真的那么心狠,痛意令他悶哼一聲,可他仍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阮凝低估他了,這點痛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比起看著她愛上另一個男人來說,這點痛簡直就是小貓抓撓。

“起開!”阮凝鐵了心不吃他這招苦肉計,恨恨地罵他。

“我有話要跟你說?!?/p>

“我不想聽?!?/p>

沈念丞心間一滯,又開口問: “你和他真的……在一起了嗎?”

什么他?

阮凝被他問得一頭霧水,心里只覺得煩悶,厭棄道:“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報警了?!?/p>

阮凝垂眸看著他半只手被壓出觸目的紅痕,心是軟了,但話里卻仍然絕情。

沈念丞搖頭苦笑,隨后抬眸看向阮凝,一雙眼里布滿紅血絲,嗓音啞得如同砂礫一般:“他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被他騙了,別……輕易就把自己的真心交出去?!?/p>

阮凝默默地聽他胡言亂語。

接著,沈念丞自嘲似地說:“我知道你不想見我,這是我最后一次來找你,只是想告訴你男人沒有好東西,不要再吃虧了?!?/p>

“我當然知道?!?/p>

我更知道,你也不是個好東西。

沈念丞像是猜出了阮凝未說出口的話,眼里劃過落寞,隨后苦笑著說:“那我走了?!?/p>

“等等——”

沈念丞聽到這聲挽留,死沉的心突然升起來,有一瞬間覺得自己好像又有了希望。

可下一秒,只聽阮凝漠然開口:“以后也不要再跟蹤我了,不然我真的會報警?!?/p>

“好?!?/p>

沈念丞背過身答應,聲音喑啞的狀態接近失語。

……

才闔上門沒多久,又傳來敲門聲。

阮凝煩悶地拉開門,罵道:“你到底走不走……”

等她看清門口站著的人是誰后,才明白是自己想多了。

“抱歉,我不是說你?!比钅Y貌致歉。

裴修微笑著搖頭,朝她邀請道:“我公司這周在橡山團建,不知道阮小姐有沒有空一起去玩一玩?”

阮凝裝作為難地搖搖頭:“抱歉,我這周末得留在家里加班?!?/p>

“周末不就是拿來放松的嗎?”裴修覺得這事兒還有點希望。

可阮凝莞爾后還是搖頭。

公司團建,聽起來挺正經的,但裴修邀請她一起去參加,要么是讓自己給他裝點門面,要么就是想跟她培養感情。

這兩樣,阮凝都不愿意。

見阮凝執意拒絕,裴修訕訕地說了聲“好”后才離開。

阮凝關上門以后,虛虛地沉了口氣。

創享會那晚,阮凝搭裴修的順風車到家后,才發現兩人是鄰居。

她第一時間也有點意外,可想想他們一個是建筑師,一個是工程師,一忙起來就是通宵達旦,不常見面也是情理之中。

之后,裴修就開始接她上下班,因為是真的順路,阮凝沒法拒絕。

付嘉宜知道這件事以后,倒沒有撮合兩人,反倒提醒阮凝要擦亮眼睛看男人。

其實,就算付嘉宜不提醒,阮凝也沒有要和裴修進一步發展的打算。

因為那晚在車上,阮凝正在解安全帶的時候,裴修突然湊過來,動作刻意又親昵。

兩人剛認識幾個小時,裴修就做出這種舉動,阮凝只覺得他這個人很輕浮。

她不喜歡這種男人。

阮凝現在想想,自己不能被別人不懷好意的“好意”給束縛,應該買輛車了。

-

“喲,淼淼,你怎么不告訴我溫大明星也在這里???”

程渠話音剛落,一個長相清純水靈的女孩就上前挽住他的胳膊,將他往餐桌前帶,嘴上還嬌滴滴地說著:“程渠哥哥,我也是恰巧遇見溫寧姐的,沒來得及跟你說,你不會怪我吧?”

漂亮小姑娘一撒嬌,程渠心都快軟成一灘水,伸手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尖,眼底含笑著哄道:“我怎么舍得怪你?!?/p>

溫寧看著眼前濃情蜜意的兩人,喝水解膩后,朝程渠問:“程大建筑師不會覺得我耽誤事吧?”

剛才程渠諷刺她那聲“大明星”,她現在又穩穩地還回去。

程渠瞥她一眼,又捏了捏身側女孩的臉,滿不在乎地說:“那倒不會?!?/p>

叫做淼淼的女孩見服務員拿著菜單走過來,乖乖地點菜,給溫寧和程渠聊天的機會。

溫寧裝作關心地問:“阿丞最近怎么啦,感覺他狀態很低迷?!?/p>

“這個你得問他自己啊?!背糖罍貙幍男⌒乃?,但是不想理。

淼淼此時皺著小臉,跟男人撒嬌:“溫寧姐就是想關心你那位朋友,你幫著出個主意嘛?!?/p>

程渠微微冷臉,他對溫寧沒什么好感,尤其知道溫寧背后搞的那些事情后,更看不上她。

于是,他很無所謂地回答淼淼:“人不需要她關心?!?/p>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溫寧始終笑著,可惜笑容卻有半點溫度。

程渠這回朝向溫寧,不算禮貌地問“你的那些追求者知道你那么倒貼沈念丞嗎?”

溫寧的臉色一時暗下,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沈念丞心里只有阮凝,你就別再等他了,沒結果的?!?/p>

“可他們不是離婚了嗎?”

“是啊,但他后悔了,日日以淚洗面,就是要阮凝回他身邊?!?/p>

程渠這話雖然說得過了點,但意思就是那么個意思。

他故意那么說只是想勸溫寧不要繼續糾纏沈念丞。

人都被她害得離過一次婚了,現在下定決心要把人追回來,要是溫寧這時候節外生枝,那倆人絕對沒戲。

眼下,看著自己新交的這個女朋友跟溫寧串通一氣,程渠心里那點新鮮感漸漸消散,于是還沒等上餐,就借口說自己有工作,先行離開。

程渠走后,淼淼看溫寧氣色不太好,不好意思道:“溫寧姐,不好意思啊,沒能幫到你?!?/p>

“沒事,但我可能還要再麻煩你一件事?!?/p>

“不麻煩的,溫寧姐之前給我介紹了那么好的資源,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謝你呢?!?/p>

30. chapter 30微風 我做這些……

那晚從酒吧出來后, 沈念丞又莫名其妙地去到了阮凝家門口。

他忍著內心的困頓,卻幾次都想要敲響阮凝的家門。

可最后還是被殘存的一點理智壓制下來。

他不能。

剛才溫寧的那番表白,讓他有如醍醐灌頂。

就像溫寧的喜歡于他而言是累贅一樣, 他遲來的愛于阮凝而言只是一種負擔。

從黎琛,再到裴修……

阮凝的身邊人換了又換,可她就是不愿意回到他身邊, 這些都是她不再愛自己的表現。

既然強求不了, 那就如阮凝所愿, 好聚好散吧。

可他要離開的腳步又像灌了鉛似的, 一步都邁不出。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酒,此刻暈眩又乏力, 只能用頭抵在阮凝家門口的墻壁上。

過了會兒, 內心的復雜情緒仍舊宣泄不得, 他就用額頭往墻上砸,以此泄氣。

似乎這樣才能讓他混沌的大腦清醒一點。

直到最后,額頭被磕得泛紅,他才背靠著墻虛虛坐下來。

沉寂冷清的月色下, 他與阮凝只有一墻之隔,可卻又距離很遠。

阮凝此刻可能就躺在那個男人身邊睡熟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