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 28 頁

“阮小姐,天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p>

阮凝眉頭微皺,在腦海中仔細搜羅這個人是誰。

想了會兒,她才回憶這人跟付嘉宜是多年的朋友,好像是叫裴修,剛才在創享會上兩人還聊過天。

于是,阮凝不理沈念丞,最終選擇上了他的車。

沈念丞眸光微凜,不出意料的話,阮凝才跟那人認識不久。

怎么?自己難道還不如這個剛認識的人嗎?

他剛才真心實意地說了那么多,阮凝為什么還把他當做洪水猛獸?

阮凝走后,沈念丞回到車上,重重地搭緊車門,壓著怒意對司機說:“跟上前面那輛車?!?/p>

一路上,沈念丞臉色烏沉,他只不過是適當地給阮凝一點關心而已。

他們確實離了婚,但又沒有什么血海深仇,就那么賭氣地上了別人的車,萬一別人對她不懷好意呢?

沈念丞只覺得路上的時間過得好慢,心情好焦躁。

兩人現在在車上會聊什么?

那人會不會約阮凝明晚吃飯?會不會約阮凝周末看亂七八糟的電影畫展?會不會借此要阮凝的聯系方式,然后騷擾她?

沈念丞越想越郁燥。

這個程渠,麻煩他以后不要擅作主張。

偏偏這個時候,程渠又發來消息問:怎么樣,聊起來了嗎?

聊,聊你%&#%

沈念丞壓著心中的怒意,拍下前車的車牌號,發給程渠:幫我查一下這個人是誰。

兩輛車相繼在阮凝家門口停穩,沈念丞在后座上直起身子,繃緊神色去看兩人在車里還要搞什么動作。

都到家樓下了,阮凝還留在車里干嘛!

他心里焦躁,只差下車去敲車窗,把人喊下來。

下一秒,只見那人傾身靠向阮凝,從沈念丞的角度看過去,兩道黑影幾乎就要相連。

他咬緊下頜線,厲聲向司機施令:“按喇叭?!?/p>

司機聽后怔愣,緩緩開口:“這是住宅區,深夜鳴笛不太……”

不太道德吧。

而沈念丞不等司機猶豫,直接按響車喇叭。

“嘀——”的一聲陡然在寂靜的夜里響起,車里的兩團黑影才分開,阮凝也是這時才下車上樓。

沈念丞胸口微微起伏。

才認識幾個小時的男人對她做那么親密的事情,她一點都不反抗,自己真情實感地跟她表白,就該被她甩巴掌嗎?

-

沈念丞郁悶了一周后。

程渠在健身房里告訴他:“你上次說的那個人,我幫你打聽到了?!?/p>

“怎樣一個人?”

“怎么說呢……”程渠皺皺眉頭,覺得不太好形容,于是開口問他,“你說哪方面?”

“感情方面?!?/p>

程渠搖搖頭:“那不太行,別看他長得一般,換女友像換衣服一樣?!?/p>

沈念丞按下跑步機主屏幕上的暫停鍵,傳速帶緩緩減速,他微微舒著氣,心里的郁結卻遲遲不能消散。

阮凝身邊出現了那么一個人,他心里既不是滋味又很擔憂。

“誒,”程渠若無其事地繼續說,“我聽說,這人從上次創享會以后就在追阮凝,兩人現在都不知道發展成什么樣了?!?/p>

“能發展成什么樣?”沈念丞壓著心底的郁燥,凜聲問,“他們才認識多久?而且憑阮凝的眼光能看上他那樣的人嗎?”

“你是覺得阮凝看人的眼光很好嗎?”

沈念丞怎么可能聽不懂程渠這句話里暗含的意味。

他從旁邊抽來一瓶礦泉水砸在程渠身上,不爽地睨了他一眼后,抬腿往外走。

“去哪呀?”程渠在他身后問。

看沈念丞悶悶不樂的背影消失在健身房門口,程渠忍不住想笑。

原來這家伙吃起醋來是這樣的。

活該。

……

半小時后。

沈念丞的車停在了阮凝家樓下。

看見阮凝家里還沒有亮燈,他估計人應該還沒回來。

他不停地來回踱步,腦中不停在想,阮凝那么晚回來不是在跟那人約會吧?

不會的,阮凝怎么著也不會找一個比他檔次低那么多的男人。

他正心煩意亂的時候,一輛熟悉的車往小區里開進來,凝神一看,就是那晚送阮凝回家的車。

沈念丞斂神,下意識地往車后躲,想要看看兩人現在究竟是什么關系。

只見男人熄滅了車燈,幫阮凝拉開車門,小心地護著阮凝下車,一系列舉動做下來,還挺紳士。

沈念丞本來還打算等那男的走了以后,上去提醒阮凝離他遠點,他不是個好人。

可下一秒,遠處的兩人卻相依著一同進了樓道。

沈念丞吊了整晚的心,倏地落下。

他渾身僵硬地愣在原地許久,像是不相信剛才看見的一切。

怎么可能?

那么晚了,阮凝怎么可以邀請其他男人到家里去……

沈念丞攥緊拳頭,他今天必須等那男的下樓,再揍他一頓,警告他以后離阮凝遠遠的,否則自己見他一次弄他一次。

可是,他在樓下守了好久,直到阮凝家里的燈全都關了,他愣是沒等到那個男人出來。

他攥著的拳頭緊了又松、松了又緊,后槽牙都快被他自己咬碎。

他強忍了好幾次上樓敲門的沖動,可是心底的無名火不停往上冒。

他無奈,因為他沒有資格管阮凝跟誰交往,他又火大,氣阮凝和別人發展得那么快。

才幾天,怎么可能就到了這種地步!

滿腔的怒火無處宣泄,沈念丞在車輪胎上踢了好幾腳還不夠解氣,重重地往車身上砸了一拳后,凸起的骨節擦破了皮,泛出點點血紅,絲絲火辣的痛意彌漫才堪堪抵消一點他心中的難受。

他還是無法釋懷。

親眼看著阮凝和其他男人回家,這讓他心里就像裂開一個口子,冷風颼颼地往里灌,引來陣陣刺痛。

29. chapter 29凜風 這是我最……

是夜, 零點酒吧。

周遭的喧囂似乎都與卡座里那個男人無關,他旁若無人地灌了自己一杯又一杯,凌亂的襯衫此刻解開幾??圩? 露出若隱若現的鎖骨線條。

那雙冷岑的眼里多了些迷離,長腿在桌前敞開,整個人的氣質都撲赤著頹敗, 偏偏周身的矜貴氣場絲毫不受影響。

反而更具成熟男人的吸引力。

舞池里不斷有女人向他那邊投去眼神。

沒過多久, 一個性感美女端著酒杯要往他那邊去。

她和酒友們打賭, 自己三分鐘內絕對可以拿下這個男人, 可腳步還沒移兩寸,就被一個白裙女人捷足先登。

她原地頓住, 只看見那個白裙女人試圖將男人從座位上拉起來, 可男人下一秒重重地甩開她的手, 那個人順勢往卡座一倒。

她身邊的酒友也注意到了這一幕,上前說:“算了,咱換個目標?!?/p>

真可惜,性感美女嘆了口氣, 又開始物色新的獵物。

卡座上。

溫寧經人一推搡栽進沙發后,滿臉寫著委屈, 妥妥的我見猶憐。

可沈念丞并不打算買單。

“阿丞,”她軟下嗓音, 撒嬌道, “你怎么了呀?你別光喝酒, 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說呀?!?/p>

沈念丞仰頭灌酒, 對她的話置之不理。

“這里太亂了,我們走吧,去我那兒?”溫寧挑眉試探, “我那兒有酒,我陪你喝怎么樣?”

她說著又要去拉沈念丞的胳膊。

可沈念丞臉色暴戾,話音也很冷沉:“別碰我?!?/p>

說罷,他將空酒瓶重重地放在桌上,玻璃瓶底與桌面接觸時發出不太入耳的脆響。

溫寧一時發憷。

這是沈念丞第一次對她說重話。

溫寧雖然怵他,可又覺得這個時候,他心里應該是比較脆弱的,只要自己能抓住這次機會,說不定兩人就能更進一步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