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 42 頁

他只知道自己快瘋了,快被阮凝逼瘋了。

他閉下了眼,不愿讓腦中的思緒繼續活絡,否則他真的會失控地逼問阮凝為什么要對他那么冷石心腸,為什么要讓他陷入這種折磨,讓他覺得那么煎熬。

可過了會兒,沈念丞壓下頭疼欲烈的感覺,只從干涸的喉嚨間擠出一句:“你好狠?!?/p>

狠到讓他覺得自己整顆心都被撕裂了。

這種痛入骨髓的滋味,他還是頭一次嘗到。

40. chapter 40柔風 把人忘了……

程渠接到沈念丞約酒的電話時就猜到他估計又在阮凝那兒栽跟頭了。

等他趕到酒吧時, 找了一圈才看到男人正獨自坐在吧臺前喝悶酒。

完了完了,光是背影都那么頹廢,這哥們這回肯定是傷的不輕。

他默默做到沈念丞身邊的空位, 跟服務生點了杯酒,也沒說什么多余的話,只是跟他碰杯。

沈念丞追人的時候, 他幫著支了不少招, 沈念丞追不到人的時候, 他也不止一次地勸人放棄。

眼下, 除了陪他喝酒,幫他排遣愁緒, 程渠實在想不到自己還能做什么。

總不能幫他把阮凝綁到民政局去和他復婚吧?

沈念丞估計樂意, 可他沒這本事。

兩個大男人默默碰杯, 仰頭喝了不知道多少杯烈酒后,吧臺上的駐唱歌手開始唱起前幾年很火的一首歌——

“你給過我的傷害/是沒有一句責怪…”

“戒了煙染上悲傷/我也不想…”

駐唱歌手的音色和原唱很接近,把這首苦情歌翻唱得更加落寞。

沈念丞從沒聽過這首歌,卻很輕易地被歌詞和曲調牽動, 情緒更加起伏,只因為歌詞與他的心境太過貼切。

“戒了煙我不習慣/沒有你我怎么辦…”

聽到這句歌詞后, 沈念丞倒酒的動作了很久,過了會兒才朝壓著嗓朝邊上的程渠問道:“這首歌叫什么名字?”

“戒煙?!背糖盗似烤? 接著和他碰杯。

沈念丞笑容苦澀, 他是因為阮凝的離開才有了抽煙的習慣, 他討厭自己滿身煙草味, 可是沒有辦法,他戒不掉。

剛離婚那段日子,他只有把自己灌到酩酊大醉的時候, 才能短暫的忽略阮凝走后的孤單和不習慣。

后來阮凝去了滬港,他覺得自己真的沒辦法和阮凝重修舊好了,只能逼自己向前看,只有實在想她的時候,沒法兒排遣的時候才會掏出一盒煙,安安靜靜地一抽就是半盒。

“喝完這瓶酒就把人忘了吧?!?/p>

沈念丞沒有回答,程渠放下酒杯,注意到對面有個性感女人的眼神一直往他們這邊瞟。

“不就是女人嘛?只要你抬個眉毛,什么樣的不都上趕著來?”程渠邊說,邊示意沈念丞抬頭看前方,“人家盯你好久了?!?/p>

沈念丞只抬眸瞥了一眼,對面的美女正要對他暗送秋波,可他卻冷下眼眸,拎著外套轉身離開。

美女大概是頭一回吃癟,臉色不大好看。

就算沈念丞心里沒裝著阮凝,對面那人顯然不是沈念丞的款,但程渠倒是把人看上了,他就喜歡那種美艷張揚的。

程渠端著酒杯跟人搭訕,美女見是他,一想到自己被他哥們兒冷落,對他也沒什么好臉色。

“我那哥們兒是因為離婚才來借酒澆愁的?!?/p>

“離婚?”美女聞言,沉悶的態度倒是有了轉變。

“……對,”打開了話題,程渠繼續說,“不過啊,他這人特別軸,都離了兩年多了,人都戀愛了,他還放不下,你說他癡情吧,結婚的時候也沒見他多在乎別人?!?/p>

美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你那哥們兒是射手座吧?”

射手座?程渠沒研究過星座,只用瀏覽器搜了搜沈念丞,百科頁面一跳轉,身份信息上確實顯示他是射手座。

“你是怎么猜到的?”

想法得到印證后,美女對沈念丞的興趣瞬間下降到負值。

“我前任就射手座,”她吞了口酒,冷聲道,“我不愛他的時候,他最愛我?!?/p>

……

程渠接到酒吧服務員的電話麻煩他把人接走的時候是早上六點。

他還以為昨晚沈念丞離開后就回了家,沒想到他居然去了另一家清吧喝了一整夜的酒。

等他趕過去的時候,清吧已經是徹夜狂歡后的冷清。

沈念丞坐在位子上,頹廢地垂著頭,看不清情緒怎樣。

他面前的茶幾上已經有兩個煙灰缸插滿煙頭,煙灰混著酒漬把桌臺染臟,桌上、地上都倒了不少酒瓶。

“起來!”程渠看他這樣,火氣“噌”地飚上來,直接上手把人拖起來。

沈念丞抬胳膊拂開他,原本妥帖的襯衫此刻胡亂敞開,領帶也成了兩條,狼狽地掛在胸前。

程渠實在見不得他這幅樣子,厲聲吼他:“為了一個女人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值得嗎!”

沈念丞眼里泛開紅血絲,木然又空洞。

他頹然地搖搖頭,嘴角裂開一絲心酸的苦笑,那樣子比任何時候都要狼狽和無助:“夠了,我也覺得夠了?!?/p>

程渠被他這樣子弄得啞火。

“我對不起阮凝,但我不是也得到了懲罰嗎?”他嗓音沙啞得像是喉嚨被人用玻璃劃過一樣。

接著他忽然疾聲怒吼:“我不是也得到了懲罰嗎!”

“看著她愛上其他男人,還不如讓我去死!”

“究竟要怎樣,究竟要我怎樣!”沈念丞失控地拎起酒瓶往茶幾上砸,也是在這個瞬間,他手心被玻璃碎渣扎傷,掌心的傷口當即便溢出細密的血紅。

“我想對她好,可她根本不給我機會,我只是想跟她回到從前,可她就是不肯……”他聲音低下來,又陡然拔高,“那些巴掌和冷眼我都受夠了!受夠了!我只是想讓她像之前那樣重新愛我一次,為什么那么難!”

緊接著,沈念丞又那著瓶子亂砸,嘈雜的碎響聲和失控的場面,把程渠都嚇得跳到沙發上,再也不敢開口說話。

情緒都發泄完以后,沈念丞乏力地倒回卡座沙發上。

“我還能怎么辦……”他茫然地重復著,眼里全是絕望,“該怎么辦?”

程渠一臉難色地看著他,輕聲道:“你何必強求呢?這個世界最無用的就是一方冷心后,另一方的深情,你一句后知后覺就能抵消從前那些傷害嗎?”

這些話都是昨晚那個愛研究星座的美女告訴他的。

他現在原封不動地說出來后,陡然發覺愛情這件事還挺深奧的。

“我不想聽這些!”沈念丞一聽到這些話就頭疼欲裂。

這些話跟阮凝說的有什么兩樣?

冷靜片刻,他又出聲:“阮凝說她之前喜歡了我六年?!?/p>

“六年,”他加重了這兩個字,語調里帶著些微不可察的鼻音,“她就那么放下了嗎?”

過了會兒,他又搖頭苦笑道:“我不相信?!?/p>

“當初愛得有多真,現在恨得就有多深?!?/p>

聽到程渠這句話后,沈念丞眉頭突然皺得很深,表情看起來也很痛苦,他含糊不清地說著:“你…閉嘴?!?/p>

“我實話實說而已?!?/p>

程渠說完,擔心沈念丞又要開始發瘋,正要找地方躲,卻見沈念丞面目難忍地揪著襯衣前襟猛烈地咳嗽起來。

看到沈念丞襯衣被染上褐紅色的血,程渠這才意識到不對勁。

***

沈念丞早些年因為工作就時常犯胃病,和阮凝離婚后,又時??繜熅茡醢a。

尤其今天通宵喝了酒,又抽煙又發酒瘋,終于就把自己作進了醫院。

醫生給他做胃鏡的時候,看到那些出血點都忍不住搖頭。

在醫院躺了一天后,沈念丞清醒過來問的第一件事就是:“阮凝來過嗎?”

程渠搖頭,接著說,“你家人來過?!?/p>

頓了頓,他又補充:“阿姨說你活該。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