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 20 頁

“我是她什么人都跟你這個前夫沒有任何關系?!崩梃〉穆曇艉退@個人一樣清澈干凈,不過脫口的話卻十分精準地戳人軟肋。

沈念丞聽到前夫這個詞后瞬間啞火。

阮凝不想再由事態擴大,也不想再多看沈念丞一秒,因為他已經成為了自己痛苦的根源。

末了,阮凝拉拉黎琛的胳膊,平靜道:“算了,別說了,我們走吧?!?/p>

黎琛恨恨地掃了沈念丞一眼,方才護著阮凝離開。

看著阮凝和別的男人漸行漸遠,沈念丞垂在身側的手緊攥,無處泄憤。

……

回到車上。

沈念丞重重地把門一搭,他腦中混亂不堪,卻好像突然明白了阮凝為什么執意要離婚。

他原本以為阮凝只是嫌自己冷淡、嫌自己記不住重要日子、嫌自己抽不出空陪他……

可事實是,和他在一起,讓她經歷了那么多傷害。

他現在才好像知道自己有多……惡劣。

沈念丞心中積著一股怒氣,無處宣泄。

他氣自己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讓阮凝受傷,又氣那些輿論謠言造成他們之間幾乎不可彌補的裂痕,更氣阮凝剛才難過傷心的樣子。

他攥緊拳頭,重重地往方向盤上錘了一拳,擾人的車喇叭瞬間鳴響。

前方正過馬路的人猝不及防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去看前方亮著的綠燈,又困惑地朝沈念丞這邊看了幾眼,最后翻著白眼罵了句:“有病吧這人?!?/p>

23. chapter 23露雨 以后別再……

如果不是黎琛的及時出現, 阮凝不知道還要跟沈念丞僵持到什么時候。

此刻,阮凝的眼眶還微微泛著點紅,一半是冷風吹的, 一半是還陷在剛才的情緒里出不來。

而黎琛只是默默地陪在阮凝的身邊。

從他的角度垂眸,能看見阮凝纖長的睫毛上沾了一點淚珠,他心里一揪, 想要伸手攬住她的肩膀給她一點安慰, 可懸空的手一直沒勇氣落下去。

黎琛害怕這樣的舉動會對阮凝造成負擔, 讓阮凝覺得自己是在同情她。

算了, 就這么陪在她身邊吧。

于是一路無言。

終于到了阮凝家樓下。

阮凝悄悄地順了口氣,將難受的情緒壓下去, 朝黎琛說:“謝謝你送我回來?!?/p>

“沒事, 我本來也要經過這條路?!?/p>

“黎琛, 今天的事……”話說到一半,阮凝陷入猶豫。

黎琛知道她未說出口的話,猶豫幾番后上前虛虛地摟住了阮凝,而后又微顫著手捋了捋阮凝的頭發, 在她頭頂說:“以后別再為不值得的人流淚了?!?/p>

阮凝在他懷里悶聲點頭,剎那間, 她只覺得黎琛的懷抱很溫暖,至少能讓她獲得一瞬間的安定。

不知道過了多久, 黎琛緩緩松開阮凝, 笑得依舊溫和爽朗:“學姐回去吧?!?/p>

目送阮凝上樓后, 黎琛兜里的手機開始震動。

“兄弟, 我讓你給我帶的夜宵呢?我都快餓死了?!彪娫捘穷^是和黎琛一起合租公寓的室友,此刻無比抱怨。

黎琛看了眼時間,已經接近十點一刻, 于是回道:“馬上就回來了?!?/p>

“你最近怎么天天那么晚回家啊,”室友正好打贏一局游戲,心情大好地打趣黎琛,“忙著追小姑娘?”

黎琛聽到那人不懷好意地調侃自己,本來是要掛斷電話的,可這時,阮凝剛好從窗戶里探出腦袋跟他揮手,又用口型對他說:“快回去吧?!?/p>

黎琛靜默片刻,嘴角微勾地朝阮凝揮手,轉身走出小區時,尾音繾綣地對著電話那頭說了句:“在追一個姐姐?!?/p>

“喲~”夏梔突然出現在阮凝身后,可惜只瞥見了黎琛的背影,于是瞎起哄,“那么舍不得,怎么不請人家上來坐一坐???”

“梔梔?!比钅龑⒋皯絷H緊,佯裝生氣地惱了夏梔一句。

夏梔立馬笑嘻嘻地挽上阮凝的胳膊,帶著人往客廳走,一邊問道:“最近都順利吧?”

“……挺順利的?!?/p>

阮凝想起剛才和沈念丞發生的事情,回答得有些勉強,又怕夏梔看出端倪后擔心,只能裝作平常地跟她聊了些別的話題。

-

拳擊館。

“嘭”的一聲,程渠大汗淋漓地倒在地上,頭頂的燈搖晃出無數個光圈,讓人頭暈目眩。

程渠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腔,他閉上眼,整張臉揪成一團,痛苦道:“我不來了,打不了了,你自己雇個人陪你打吧。

“起來?!鄙蚰钬┏嘀习肷?,雙手戴著拳套,居高臨下地朝躺在地上的人伸出一只手,

程渠擰著最后一股勁兒,把手上的拳套一摘,扔到沈念丞腳邊,痛罵:“老子都說老子打不動了!”

沈念丞這才作罷,退回一旁的休息區仰頭喝水。

雖然程渠早就知道沈念丞瘦而精壯,全然不像表面看起來那么斯文矜貴。

可他沒想到沈念丞今天這么能打,他懷疑要不是自己及時叫停,沈念丞今天非得把他打趴下不可。

回回因為阮凝難受了就來折磨他……

程渠不禁腹誹:沈念丞,你這里欠我的用什么還!

等程渠緩過來的時候,沈念丞朝他丟了瓶水。

程渠穩穩接過,走到他身邊坐下,問道:“阮凝真跟你那么說的?”

“嗯?!?/p>

“那也不怪人家,這件事確實是你對不起她,”程渠拿毛巾擦了擦頭上的汗,又問,“所以你跟溫寧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之前救過念初半條命?!?/p>

當時,沈念初還在舞院附中上學,某天晚上回家時被車撞倒,司機肇事逃逸,是剛好路過的溫寧撥了急救電話,這才及時把沈念初送到了醫院。

后來,沈念初在病床上躺了三個多月,覺得自己以后都不能跳舞了,一天天地頹廢消沉下來,甚至還會自己拆石膏、錘自己的腿……

最后是溫寧每天陪著沈念初,慢慢地鼓勵沈念初做復建、試著繼續跳舞。

“所以這次溫寧回來打離婚官司,你想順道還人情?”

“她前夫是個人渣,不肯離婚,又是恐嚇又是威脅,”沈念丞眸光淡下,“你說,我能坐視不理嗎?”

“那也不至于拋下阮凝那么多次吧?”程渠算是問到了點上,溫寧的事情再急也不能疏忽了阮凝的感受啊。

“那幾次是因為她突然犯了哮喘,我得送她去醫院?!?/p>

“那,這些你之前都跟阮凝說過嗎?”

沈念丞沉默半晌,才低聲回:“沒?!?/p>

程渠無奈地搖搖頭:“你當時要跟阮凝提前說清楚,不就沒了后來這些事嗎?”

“我對不起她的,好像不止這一點?!?/p>

見沈念丞漸漸醒悟,程渠沒再像之前那樣耍寶,而是替他想辦法:“那網上那些謠言你打算怎么處理?”

“我會盡快發出聲明,不過在此之前還要請你幫個忙?!鄙蚰钬┏谅曊f。

“什么?”

“這些輿論來得很突兀又很有秩序,我覺得是有人在背后操縱,你幫我查清楚誰是幕后推手?!?/p>

“你又欠我一回哈?!?/p>

沈念丞漠然地點頭。

過了會兒,程渠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問:“那阮凝那邊呢?”

程渠話音一落,阮凝剛才難受流淚的模樣又浮現在沈念丞眼前,他攥緊指尖,心里莫名傳來痛感。

他悶悶道:“把事情解釋清楚,不要再讓她受傷害了?!?/p>

……

這天,程渠發來消息的時候,沈念丞還在開會。

沈念丞將消息看清楚后,眉頭驀地緊擰,臺上正進行匯報的人看見沈念丞一臉慍色,不知道自己之前那一個步驟出了差錯,猶豫著要不要接著進行。

而沈念丞將目光移開手機屏幕,壓著聲線朝那人說:“繼續?!?/p>

那人心情登時緊張,接下來的匯報也磕磕巴巴的,本來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