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 22 頁

“媽,”這次開口的人是沈念丞,他說,“你放心,我跟溫寧什么都沒有?!?/p>

劉慧云白他一眼:“我不稀罕管這破事,我只要阮凝重新叫我一聲媽?!?/p>

看沈念丞又沉默,劉慧云恨恨地在嘴上暗罵他傻子,隨后冷聲:“你走吧,這個家不歡迎你一個人回來?!?/p>

“哎呀,媽,大過年的你讓我哥去哪兒呀?”沈念初在一旁替沈念丞說話。

但劉慧云半點情面都不留,徑自撇下大家回了房間。

家里本就不夠熱鬧的氛圍因為劉慧云的離開變得更加冷清,就連沈柝都不禁沉沉地嘆了口氣。

過了會兒,沈念初靠到沈念丞那邊問:“哥,什么叫你跟溫寧姐什么都沒有???”

“我剛才說得還不夠清楚嗎?”他冷聲反問。

沈念初不解:“你是不是還在怪溫寧姐當初不告而別???她現在后悔了的,而且她還特意為了你回國……”

沈念丞真的不想再聽這些不知道從何而來的言論,黑著一張臉凌然打斷:“我對她自始至終都沒有私人感情,全都是誤會?!?/p>

沈念初聽他說完這些話,腦袋有點轉不過來彎,為什么沈念丞說的和溫寧告訴她的完全不一樣呢?

小品到這里結束,電視里傳來一陣鼓掌聲,擾得沈念丞更加頭疼,他只好獨自去到別墅的露臺上吹冷風。

看著蕭瑟冷清的街道,沈念丞心頭突然拂過一個問題——

阮凝今年是怎么過的這個年?

-

此刻,江城的另一頭。

陶雪梅吃完午飯后就一直待在廚房里,此刻已經張羅了一桌子的菜。

“就我們三個人,干嘛弄那么麻煩?!比钔⒁贿厰[筷子,一邊抱怨。

“這可是過年?!碧昭┟窚芈晱娬{。

阮凝笑而不語地扎起頭發去盛飯,揭開飯鍋的一瞬間熱氣升騰,頃刻間把窗戶染上一層白霧。

她好久沒有跟家人熱熱鬧鬧地過年了。

這頓年夜飯雖然只有三個人,卻讓阮凝覺得身心都有暖意彌漫,飯桌上三人聊阮凝到滬港以后的新生活,也聊聊開學后阮廷的高考。

新的一年里,好像哪件事都是充滿希望的。

“呀,客廳的燈怎么壞了?!?/p>

陶雪梅剛打開電視機準備收看春晚,沒想到電視機開了,燈卻壞了,她今晚本來還要守歲的。

而且她迷信,總覺得這樣的日子里燈壞了很不吉利。

大過年的,公寓里暗著也不大好,于是阮凝便裹上大衣出門買燈管來換。

本來是阮廷要去的,可是阮凝心想著除夕夜,肯定有很多商戶閉門,阮廷來江城沒幾天,不熟悉周邊的環境,搞不好一會兒還迷路了。

她知道另一條街上有家賣燈具的是江城本地人,說不定今晚還在營業,而且這段路程剛好讓她消消食。

過年期間,路上雖然拉燈結彩,但畢竟是郊區,稱不上熱鬧。

阮凝買好燈管從店里出來后,一路上總覺得有人跟著自己,她加快步伐,后面那人也快步跟著,她慢下來,那人也順著她的節奏。

她心中有不妙的想法蔓延,是壞人嗎?

大過年的,可能性好像不大。

于是她停下腳步,看著已經蓋到接近腳踝處的積雪,再回頭看見緊跟在自己身后的那個人時,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復雜情緒。

因為那人就是沈念丞。

自從兩人上次在公司樓下吵了一架后,今天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雪絮如鵝毛緩緩飄落,昏黃的路燈垂照下來,哈出來的氣瞬間濃成一團白霧。

阮凝站在原地,在紛紛下落的雪里終于看清了沈念丞的樣子——

零下幾度的天氣里,他只堪堪穿了件黑色的毛呢大衣,他本來就身形頎長,此刻站定更顯得人筆挺。

這個人,其實就那么看著還挺好的。

不過也就只能那么看看。

許久未見,他似乎瘦了點,下頜線條愈加收緊。

阮凝本想回頭就走的,可今天是新年,如果現在在她面前的是一只流浪狗,她或許還會帶些厚衣服回來給它搭個窩。

所以,她終究還是忍不下心,朝沈念丞說了句:“新年快樂?!?/p>

“新年快樂?!?/p>

沈念丞嗓音喑啞晦澀,或許是看阮凝的態度比之前有所緩和,這才向她走近。

阮凝愣怔在原地,不知道他還想干什么。

沈念丞站定后,從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個精致的小方盒子,對阮凝說:“新年禮物?!?/p>

“不用了?!比钅莶莸乜戳艘谎郾闶栈匾暰€,冷靜地拒絕。

“上次的生日禮物還沒送你,跟這次的新年禮物一起?!彼麉s還在堅持。

“不用,”阮凝又拒絕了一次,還意有所指地補充,“過去的都過去了?!?/p>

沈念丞心間再度收緊。

阮凝這句話聽似尋常,可話里話外都在撇清他們過去的關系。

見阮凝不肯收,沈念丞不想把禮盒再次放回兜里,生硬道:“買都買了?!?/p>

“送給別人吧?!?/p>

“送不出去?!鄙蚰钬┛嚲o下頜線,心道,特意送給你的,還能給誰?

明明是送人禮物而且還被拒絕了三次,卻還能秉持一幅倨傲姿態,還真是他的個性,一點沒變。

于是,兩人之間的氣氛又在僵持。

阮凝鐵了心沉默不語,她知道自己這幅不冷不淡的態度一定會把他氣走的。

可是過了會兒,沈念丞卻低聲問道:“離婚以后就不能做朋友了嗎?”

“可以?!?/p>

得到阮凝肯定的回答,沈念丞臉上的神色瞬間有了好轉。

可阮凝接下來說的卻是:“但我們之間沒必要?!?/p>

語氣仍舊是柔情似水,可話里一點溫度也沒有,一點情面也沒有。

沈念丞心下一沉,干脆上前將禮盒塞到阮凝手里。

阮凝垂眸,懶得跟他起爭執,只能由他執拗。

“沒有別的事,我就先上樓了?!?/p>

沈念丞依舊不回答。

阮凝又想起,他們從前在一起的時候,沈念丞大多情況下都是這樣——

沉默。

而自己也像是在陪著他演一場默劇。

等不到他的回答,阮凝保持著最后的禮貌,對他說:“外面風大,你也早點回去吧?!?/p>

說完這句話,阮凝想起自己年后就要離開江城去滬港,于是添了一句:“再見?!?/p>

這次是真的告別,而且可能以后都不會再見了,真好。

“阮凝,”沈念丞猶豫著張嘴,最后終于啞聲道,“從離婚到今天,你有沒有后悔過?!?/p>

阮凝堅定地朝他搖頭,背過身繼續往前走。

“如果,我說……”沈念丞的話音又在她背后響起。

他話說到一半,又陷入沉默,片刻后才壓低了點音量道:“如果我后悔了呢?“

“如果我知道我之前錯了,想要和你重新在一起呢?”見阮凝絲毫沒有停住的想法,沈念丞終于把糾結了許久的話大聲說出來。

也是在一瞬,阮凝腳步微微頓住。

但她很快回過神,仍舊當做沒聽見,繼續加快腳上的步伐。

沈念丞長身立在雪紛飛的夜里,屹立不動如磐石,看著阮凝的背影在樓道里消失不見,他的心徹底涼下來。

-

回到家以后,阮凝顫著手將門掩緊,將獵獵寒風隔絕。

她靠著門,緩緩打開那個盒子后才發現里面的東西是一枚戒指。

是她和沈念丞的婚戒。

她心里有處地方突然泛開波瀾,眼眶也不知為何有些酸澀發紅,估計是剛才被風吹的吧。

總之不可能是因為沈念丞。

“姐,你怎么那么慢???”

阮廷說著走過來,接過她手上燈管就要去客廳換。

阮凝甩掉腦子里那些繁瑣的心緒,跟在他身后提醒:“你小心一點?!?/p>

燈管換好以后,阮廷踩在凳子上下來時,往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