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chapter 1·綿雨

縱浪就縱浪到底吧,我已拍案下注,你敢不敢坐莊。

——簡媜《四月裂帛》

江城已進入初夏,正是雨水充沛的季節。

今年是阮凝從小縣城來到江城的第六個年頭。

外頭淅淅索索地吹著雨絲,家里頭的熱情卻絲毫未消。

阮凝對鏡摸著搭在鎖骨中央的那條鳶尾花項鏈,笑容迫使眼尾漾開一道無傷大雅的細紋。

這條價值不菲的項鏈是婆婆劉慧云特意給她挑的,剛才親手幫她戴上后,此刻毫不吝嗇的夸著她——

“還是金銀玉墜養人,這項鏈一戴上去,整個人的氣質都顯出來了?!?/p>

“是媽的眼光好?!比钅宰訙厝?,說起話來也是軟聲細語招人疼。

坐在對面的沈念初看了一眼這對情同母女的婆媳,將碟子里的蛋糕搗得面目全非后興致缺缺地將叉子放到碟邊。

刀叉和碗碟碰撞出清脆的雜響,不太入耳。

將礙眼的食物移至旁邊后,沈念初收起不耐煩的神情,笑容可親地同阮凝搭話:“我好久都沒逛商場了,阮凝姐最近有沒有空呀?”

阮凝抬起睫羽,只見面前的小姑娘一臉真誠,眉眼和沈念丞有幾分相像,只是笑起來時這點相似之處便被輕易抵消。

剛想到這里她就不由失神,自己好像很少見沈念丞笑過,不該兀自結出這個定論。

那頭,被人晾著的沈念初嘴角弧度微僵,而后又軟聲:“阮凝姐不愿意嗎?”

“沒,”阮凝回過神來,很快答應,“哪天想去的時候跟我說一聲就行?!?/p>

沈念丞這個妹妹向來和她不親,所以面對沈念初的突然邀約,阮凝難免生出些恍惚。

本以為這個簡單話題就此結束,沒想到沈念初又接著開口:“當初我可喜歡纏著溫寧姐逛商場了,說起來我現在的審美也是受她影響,可惜她后來出國……”

沈念初像是在抱怨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但聽者的心境卻大有不同。

阮凝剛聽到“溫寧”這個名字的時候,心倏地一顫,像是冷不丁被扎了根刺,連帶著神色都稍顯不自然。

隨即,她又抬眸瞥了一眼劉慧云的臉色,意料之中的難看。

“好端端的,提那個人干嘛?”

被劉慧云肅著臉警告一通,沈念初才乖乖閉嘴刷手機。

氣氛一時凝固。

阮凝知道,“溫寧”這個名字在沈家是一個提都不能提的名字。

對于沈念丞而言,溫寧是他愛而不得的人,對于劉慧云來說,溫寧是她嗤之以鼻的人。

母子倆的分歧顯而易見,阮凝權當不知道這件事。

這就是她為什么能招劉慧云喜歡的原因。

因為她乖巧聽話,因為她從來都只是劉慧云精挑細選的一個擋箭牌。

-

入了雨季,劉慧云的偏頭疼時有發作,阮凝此刻正在廚房給她煎藥。

灶臺上的藥罐發出“咕嘟咕嘟”的沸騰聲,廚房里彌散著類似陳年樹皮被煮爛的藥辛味。

阮凝將煮好的中藥一勺一勺盛進碗里,一道廚房門拉合的聲音傳進她耳中。

她頭微微一側,對上了沈念初的眼神。

——意味不明,說不上的古怪。

“阮凝姐,剛才對不起,你別往心里去?!?/p>

阮凝專注手上的事情,只是搖頭,她懶得計較,況且也沒什么好計較的。

“我就是太想溫寧姐了,一時口快,你千萬別多想?!?/p>

沈念初看阮凝盛湯的手輕顫,也不管她做不做回應,繼續說:“溫寧姐早就成為我哥的過去了,現在你才是我的嫂子,我的心一定是向著你的?!?/p>

說到這兒,沈念初握了握阮凝的肩,顯得更加情真意切。

阮凝只是笑笑,如果真如沈念初自己說的,結婚這么久怎么沒聽她叫過自己一聲嫂子?

又何必不休不絕地在她面前提起溫寧這個人?

——明知那人是橫在自己喉間的一根軟刺。

沈念初見阮凝仍秉持一副溫吞模樣,眼底悄然劃過一絲厭嫌,她打心底里就沒認過她這個嫂子,從頭到腳沒一處比得上溫寧,無非就勝在甘愿做小伏低、討人歡心。

她幾次三番提起溫寧就是要提醒眼前的人,無論如何,溫寧都比她好上千倍。

阮凝繼續不動聲色地將褐色湯藥盛入白瓷碗里,可盡管她多小心,碗底終究還是落了層藥渣。

世上哪有樣樣事都如己所愿呢。

當初她和沈念丞結婚時,滿心歡喜地以為能收到大家的祝福,卻沒想到在大家眼里自己只是沈念丞退而求其次的一個備選。

外人更時常拿她同溫寧比較,最終答案是——不配。

而沈念丞也從未幫她做任何辯解。

所以這些年阮凝沒少聽到挖苦人的話,甚至能嫻熟地做到充耳不聞。

但凡沈念丞有一點點在乎她,她也不至于一直活在溫寧的陰影下。

-

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劉慧云卻特意從家里打了通電話將阮凝叫回來吃晚飯。

沈念丞向來工作忙,不能露面也正常。

飯后,劉慧云又送了她一條項鏈,阮凝當時就猜到今天吃的不僅是一頓家常便飯。

果然,她剛把藥端給劉慧云喝完后,劉慧云拉起她的手跟她說了一堆體己話。

最后十分自然地談到了生孩子這個最終話題。

劉慧云抱孫子心切,但兩人結婚一年多以來一點動靜都沒有,她當然得著急。

阮凝點頭答應,說是回去跟沈念丞再商量。

這個回答惹得劉慧云不大高興,她板著一張臉,恨鐵不成鋼地說:“你啊你,性子從來都那么軟和,你就是像念初那樣驕縱些也行啊,至少有點個性,你這幅樣子和念丞手里的那些圖紙有什么區別?”

阮凝失笑。

劉慧云還真是說錯了,沈念丞對那些圖紙比對她有耐心多了。

夜風已經涼透,阮凝從沈家出來時正好攔下一輛出租車。

剛下過一場雨,街上行人并不多,阮凝坐在靠車門的位置,雙眼始終望向窗外,快速劃過的高樓大廈如同上帝堆的積木,自己只不過是穿梭其間的一粒微塵。

如果這個世界只是上帝下的一盤棋局,那她一定是一列列蝦兵蟹將中最不起眼的那一個,任其操控。

司機師傅和她侃天,她倦倦地應付幾句就合上眼睛,表示自己并不想被打擾。

因為她今天實在是沒有精力再應付誰了。

她和沈念丞的家在西山楓林,車開了一小段路后平穩停下。

阮凝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時才發現玄關處的燈壞了,她一邊拖鞋一邊望著黑蒙蒙的家。

這個她認為的家對于沈念丞而言只是一個臨時歇腳的地方。

涌出這個想法后她更是心煩意亂,索性將鞋一踹、包一扔,徑直去了浴室沖澡。

浴室花灑一開,熱水簌簌地直沖阮凝薄薄的脊背澆淋。霧氣籠繞下,讓人連記憶都有些模糊。

阮凝依稀記得小時候看過一部電影,里頭的男主角對女主角提分手的時候說了一句臺詞“回家洗個熱水澡,順便忘了我”。

從那時起,阮凝每逢糟心事就會躲進浴室,直到水溫發涼才肯出來。

這個方法是挺好用,隔天就能把煩心事忘個七七八八。

只是這招雖然百試百靈,但一碰上沈念丞就作廢。

她不是沒想過放棄,畢竟她的心也不是鐵打的,跟在一個永遠都不會回頭的人后面緊追,怎么可能不會累?

只是每當她真打算放棄這段感情的時候,卻發現比起愛他這件事,放棄更讓她覺得遺憾。

……

“啪嗒”一聲,是門鎖解開的聲音。

男人的襯衫微微皺起,紐扣也隨意地解開幾顆,看上去有些頹靡,但他周身的矜貴氣質并未因此掩去。

家里燈光大亮,他在玄關處換鞋時垂眸看到東西各一只的高跟鞋和肆意躺在地上的包,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