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490章 你是不是要將闔家上下得罪個干凈!

阮蓁伸出手,指尖觸了觸顧晏寧的手,卻不想被柔軟的小手輕輕反握住。

阮蓁眼底登時溫柔蔓延,卻到底心下掛憂:“寧姐兒可有不妥?”

懷里的顧晏寧軟的不可思議,好似稍稍用力,就能碎了。顧淮之垂下眸。在阮蓁瞧不見的角度神色不明。

城西沈家不日前那沈夫人提前生了,孩子卻偶著了涼,沒幾日就去了。

早產的孩子難養活,這種事并不在少數。

更別說,詠太醫見了顧晏寧后,好一番診斷。支支吾吾說其羸弱,叮囑定要精細養著,免得一朝不慎,又落了別的毛病。

國公府請的奶娘是府上管家的兒媳,身世清白知根知底,她奶大的孩子,個個結實,是早早就定下的,偏偏顧晏寧挑剔,明明餓的不行,卻總是不吃。

最后奶娘急得都要哭了,撩起衣擺,往她嘴里塞,她喝了幾口,直接吐了出來,卻怎么也不喝了。

所有人都無計可施。

最后還是得了消息的顧淮之做主尋了羊奶過來。

一秒,兩秒,三秒。

他長長吐了口氣。

“有?!?/p>

阮蓁緊張兮兮的看著他。

“丑的厲害了些?!?/p>

阮蓁:???

你說什么呢?。?!

阮蓁抿唇,顯然這話她當娘的不樂意聽,下意識要出聲反駁,卻又卡了詞。

她愣愣的看著那張不急巴掌大的臉。

好像,的確,是生的潦草了些。

顧晏寧又紅又皺,一點不白凈。實在違和。

甚至,有那么片刻阮蓁開始懷疑是不是被掉包了。顧淮之的模樣是不用說的,她長得也不錯,怎么......

短短一瞬,阮蓁陷入沉思。甚至開始憂愁。

“寧姐兒日后該如何議親?”

若是男兒身也便罷了,畢竟走得是仕途,看得是才華,可女子的一身皮肉實在是要緊。

顧淮之卻顯然沒當回事,他不以為然,倨傲放話:“我顧淮之的女兒愁嫁?”

喜歡誰,也是那人莫大的福氣,如何也得受著。受不得的話,就給他一把刀,讓他自刎了斷。

得不到就搶,搶不了就毀了。

說著,他視線又看向榻上唇色發白的阮蓁身上,瞇了瞇眼。忽而勾唇。

“阮蓁,她別是像了你吧?!?/p>

稍稍被安撫住的阮蓁:???

她看著顧淮之,一字一字說的很是清晰:“我可是我們村里最俊俏的姑娘!”

“顧淮之?!?/p>

“嗯?”

“你怎么可以說她丑?你也不怕她大了,知曉后記仇?!?/p>

顧淮之顯然不在意。

說著話,轉手就要將顧晏寧交到葛媽媽手上,可剛離手,那邊小嘴一撇,眼兒沒睜,又哭了起來。

哭的委實是慘,就不見又一滴淚。

假哭的本事,倒讓顧淮之長了見識。

顧淮之只能沒好氣的抱了回來,哭聲停歇,他沒忍住嗤了一聲:“脾氣挺大。那倒有些像我的?!?/p>

阮蓁不想理他了。她甚至氣的渾身都疼。

盛挽剛從下人嘴里得知阮蓁醒了的消息,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卻聽到這一番對話。

“胡扯,哪里丑了?你們這對親爹娘,這是說的什么話!”

她上前,看著顧淮之懷里抱的,心都要化了。

“瞧瞧這眉眼,倒比你那會兒好了不知幾成,再過些日子,我看全臨安的孩子都沒寧姐兒生得好?!?/p>

顧淮之也不知信沒信,他冷笑一聲,顯然不屑。

“起開,我抱去給你爹瞧瞧,你也去準備準備,臨??h那邊的事,還需你去宮里述職?!?/p>

顧赫也等的急了,可他到底有所顧忌,不方便就這么進來。也便在屏風外等著。

“哪有你這么抱孩子的?看著,學著點?!?/p>

盛挽沒好氣,小心翼翼的抱到自己懷里。

她喜滋滋的往外走了幾步。就聽到懷里不能自抑的哭聲。

盛挽:???

“這是餓了?”

葛媽媽垂著腦袋,福了福身子:“不久前剛吃,姑娘許是認人?!?/p>

盛挽:???

你說什么!你在說一遍!

她可是嫡親的祖母。

阮蓁:......

顧淮之:“倒沒白疼他?!?/p>

畢竟,他不是誰都抱的。

盛挽不信邪,放到顧淮之手里。

不哭了。

她重新抱起來,那邊小嘴又撅了起來。

盛挽:???

她瞪向顧淮之:?。?!

“出去,我現在不想看到你?!?/p>

顧淮之仿若未聞,只是低頭看向含笑的阮蓁:“我進宮一趟?!?/p>

“夫君回來用飯么?”

“嗯,去去就回?!?/p>

說著,他慢悠悠起身,而袖子卻被人扯住。他看向手的主人。

秋水般的眸子眨了眨:“將外袍褪下?!?/p>

男子鼻峰挺直,骨相極佳,端是清胄貴氣。他罕見的驚訝。

“阮蓁,母親尚在,女兒也有了,你這是作何?”

阮蓁習慣了。

她有些羞憤:“讓你脫就脫?!?/p>

顧淮之不再逗她,指骨分明的手脫下外袍的動作顯得隨意而又矜貴。

他朝盛挽那個方向走了幾步,隨即將帶著他溫度和淡淡松木香的衣袍往顧晏寧身上一蓋。

哭聲奇跡般轉為微弱,奶娃子像是剎不住車般小聲小聲的抽噎著,盛挽心都要碎了。

顧淮之:“倒有她祖母的幾分矯情?!?/p>

他抬步朝外而去。

盛挽:......

你是不是要將闔家上下得罪個干凈!

阮蓁:......

外頭的顧赫,一聽這話,莫名的頭疼。

顧淮之繞過屏風和他打了個照面后,他腳步一頓,拱了拱手:“父親?!?/p>

顧赫一言難盡:“去吧?!?/p>

顧淮之這才朝外走去,天兒雖冷,但卻也明媚,一改昨日歸府的心慌意亂,他此刻神清氣爽也不為過。

剛出國公府,就見車夫鞠躬哈腰,顧淮之接過他手里的韁繩,翻身上馬,夾緊馬肚。

“駕?!?/p>

馬兒前蹄高高揚起,絕塵而去。

顧淮之入宮是無須檢查腰牌直接放行的。

他將馬兒扔給宮外腰間配著一把刀的御林軍。提步朝里而去。沿著官道而行。

“大人!”剛要出宮的吳煦辰見是他,眼前一亮,大步走近。

“您是來述職的?我可否一旁聽上一聽,權當長個見識?!?/p>

顧淮之睨了他一眼。

“哦,我的確當爹了?!?/p>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