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347章:沉海

第3章:沉海

宋二被悄悄送離京城之時,年方七歲。

宋二死的那一年,剛滿八歲。

在京城之時,宋二是定國公府的掌上明珠,皺一下眉頭,都能讓定國公府上下抖一抖。

在那一場亂子到來之前,在宋二遠離京城之前,宋二從來不曾吃過苦頭,更遑論受那樣的虐待。

所以那些讓她時至今日想起來,仍然難忍戰栗的痛苦記憶,只能發生在宋二離京的那一年里。

而那一年宋二離京,被送到了東南錢氏。

當年那般形勢,不論是宋二的外祖家,或者是她二嬸的娘家,都并不安全。

倒是東南錢氏遠離京城又不那么起眼,宋老爺子與錢老爺子又有幾十年的交情在,宋二被遠遠送到東南錢氏反而最穩妥。

除此之外還有一層很重要的考慮。

那便是錢氏執掌大予海師,若一旦有什么意外,錢氏海師即可送宋二出海。

后來錢氏真的送宋二出海了。

這么說也不對。

根據謝姜腦子里零零碎碎的記憶來看,錢氏不是送二宋出海,錢氏是在凌虐了年幼的宋二一整年后,狠心地將宋二沉海了。

可憐的宋二孤零零地死在了茫茫大海里,然后她謝姜就在宋二的身體里活過來了。

“呃啊……”

易硯亙腳步一頓,“怎么了?是不舒服嗎?”

她腦袋擱在他肩膀上,整個人有些暈乎乎,突然她低低哼了一聲,用額頭使勁蹭他肩膀,力道大得有些不尋常。

謝姜道:“頭疼?!?/p>

易硯亙心房疼得顫了顫,“還在想那些記不起來的事?咱們不要想了好不好?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忘了吧?!?/p>

說完腳下的步子走得更快了些,他想快些帶她回南海侯府,他府上的千秋大夫曾與他說過,她身上很有多的舊疾暗傷。

有樓易安照顧她,他才能放心一點。

謝姜抽著冷氣道:“有些事情忘了也就忘了,礙不著我什么,但有些事情我想記起來?!?/p>

她幫宋二報仇天經地義。

有些事情有些仇家在明面上,她沒經歷過也能查得到,可有些事情做得隱秘,只有死去的宋二自己才知情。

她想借著殘存的記憶,將有些事情拼湊起來,能多拼湊一樁算一樁。

連七八歲的孩子都不放過,這樣的血海深仇一樁都不能落下,偏偏錢氏一族被人滅門了。

誰干的呢?

易硯亙轉頭看著她,“你是要時時提醒你自己?何苦這樣為難自己?”

謝姜道:“怎么能算為難呢,不為難?!?/p>

跟宋二經歷的那些比起來,她也就是頭疼一陣子罷了。

易硯亙背著謝姜到達渡口的時候,失蹤多時的問楓不知道從哪里躥了出來,揮退了擺渡的宮婢自己上來撐船。

“宮宴才開始沒多久,謝公子這就喝醉了?”

“你不說我都沒想起來,我可能是有點兒醉了,我說怎么現在還頭暈呢?!?/p>

謝姜靠在易硯亙懷里,伸手放在面前瞅了瞅,手指頭倒是沒有重影,就是腦袋有些昏昏沉沉。

自己醉沒醉都一點沒反應過來,這不就是典型的喝醉了么,問楓見她這樣頓時樂了,“您這是跟誰喝酒喝成這樣的?”

“黔國公和永信侯,這些老頭很煩人!”

易硯亙手掌撫上她的額頭,本想幫她揉一揉,稍微緩解一下她的頭痛,誰想剛放上去就覺得不對,她的腦門有點燙。

“你發熱了?”

易硯亙有些不愿意相信,反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他們倆的體溫相差巨大,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信了。

“???”

謝姜自己還有點懵。

易硯亙擰起眉頭催促,“船劃快點?!?/p>

問楓登時笑不出來,忙加快撐船的速度。

謝姜勾住易硯亙的脖子,將他拉得彎下腰,兩人額頭相抵,謝姜舒服得喟嘆一聲。

“易硯亙,你好涼快呀!”

謝姜貪婪得想要更多,把臉貼在他臉上,“看來我是真發燒了?!?/p>

“我方才明明還好好的呀,我還給侯尚書治了寄生蟲病,怎么這么突然就發燒了?”

謝姜百思不得其解。

易硯亙眉頭緊鎖,“是我將你摁進水里,讓你受涼了?!?/p>

瞧見易硯亙眼底濃濃的內疚之色,謝姜撲哧一下笑了起來,“雖然我也很想,把我發熱的緣由歸咎在你的頭上,這樣就能對你予取予求……”

“可這事兒還真賴不著你,我又不是泥捏的人,丟到水里就自己化了,再說你也沒把我丟水里,就洗把臉至于發燒?”

說著指向問楓,“問楓你洗把臉給你主子瞧瞧,看會不會發燒?!?/p>

問楓道:“可能是謝公子喝了酒,碰了水之后又見了風,所以才……”

謝姜不服氣,“我有這么弱不禁風?”

問楓替她找補,“也有可能是在順天府大牢里,沾染了些病氣?”

謝姜嘿嘿笑出了聲,“那咱們找方大人去啊,讓順天府賠醫藥費!”

問楓知道她是說著玩兒的,“您信不信方大人連夜跳河?”

“易硯亙你好舒服呀……”

謝姜在他臉上脖子上蹭了個遍,兩只不安分的爪子,也從他寬大的袖口摸了上去。

易硯亙發覺她身上似乎越來越燙,兩只爪子所到之處,他的皮膚也跟著感覺到一片灼熱。

易硯亙心中的憂慮愈深,從荷包里翻出一條帕子,在湖水里浸濕后擰干,給她擦了擦臉和脖子,又將她的爪子掏了出來,給她擦手心試圖降降溫,讓她能夠稍微舒服點。

問楓將船停穩。

易硯亙背著謝姜下來,急匆匆朝南海侯府趕。

“主子一會兒還要回宮嗎?”

快出宮門的時候問楓問了一句。

問楓覺得主子多半不想再回宮了,謝公子都生病了,主子還哪有心思管宮里這攤子啊。

易硯亙沒有半分猶豫,“派個人跟三殿下說一聲?!?/p>

絲毫不意外主子的選擇,別說權利和謝姑娘,主子一定會選擇謝姑娘。

就算是主子自己的性命和謝姑娘,問楓覺得主子也一定會選謝姑娘。

問楓拉住一個宮婢交代了一句,就急急忙忙跳上車轅做車夫去了。

謝姜枕在易硯亙腿上,抱著易硯亙天然清涼的大手,在自己滾燙的臉上蹭了又蹭,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猛地一個垂死病中驚坐起。

“別別別、別回南海侯府了!問楓!調、調頭!直接去你們府上!”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