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视频2019年_精品无码制服丝袜日韩手机_亲爱的老师韩国高清中字

第356章:負荊請罪?

第356章:負荊請罪?

得知自家公子做過的好事,田康太麻溜備了一車厚禮。

臨到出門時黔國公看了一眼,又叫田康太加兩筐紅薯上去。

田康太立馬照辦。

他們府上最不缺的就是紅薯,不是從寧河帶回來的,寧河的紅薯不屬于謝姜的私產。

他們在和峴山上山下都有幾塊地,比寧河的紅薯還要早半個月收獲。

黔國公看著兩大筐紅薯滿意的點點頭。

黔國公對她說,“既是去道歉的,總要有些誠意?!?/p>

甭看紅薯是農產品,但眼下在大予朝,紅薯可是奢侈品。

謝姜點頭如搗蒜,黔國公說有誠意,那就有誠意吧。

三人上了馬準備出發,永信侯又想起了一出,湊在黔國公身旁說,“叫這小子光了膀子,背上再綁上一捆荊條,是不是更有誠意一些?”

謝姜惡狠狠瞪著永信侯,誰整天上她府里蹭吃蹭喝,竟然給她出這種餿主意!

黔國公瞅了謝姜一眼,搖頭對永信侯說不妥。

“本來這事只有當晚赴宴的人知道,在咱們這小范圍里引起議論,若是叫這小子背上荊條走上這么一遭,豈不是要鬧得人盡皆知滿城風雨,三殿下心里只怕會更不痛快?!?/p>

永信侯點點頭,深覺有道理,“那咱們悄悄去,再悄悄的回?!?/p>

不能瞧一瞧這小子負荊請罪的場面,永信侯默默扼腕嘆息,不過照這小子囂張招搖的行事風格,他遲早有看到的那天。

瞧見謝姜瞪他的眼神,還不忘嫌棄的吐槽,“這小子這般弱不禁風,吃兩杯酒就能醉得魔性大發,事后竟然還病了一場,叫她光膀子背荊條,怕是半個月下不來床?!?/p>

黔國公深以為然,“多虧她府上有個樓大夫,不然今天上門來,她都不一定能下得了床?!?/p>

說著問謝姜,“你小子怎么回事,身子骨這么弱?莫非有什么暗疾?”

謝姜也不好自己策馬疾馳,只能隨著他們慢慢行走,“早些年大約被人暗算過,是有那么點小毛病在身上?!?/p>

黔國公有些驚詫道:“樓大夫醫術那樣精湛,說是妙手回春一點都不夸張,老陸多少年的舊疾,這才多少日子就治得差不多了,竟治不好你的暗疾?”

永信侯聞言也大吃一驚地,上下掃了謝姜一眼,“什么人這么能耐,竟然能暗算得了你小子?得把你小子傷成什么樣啊,樓大夫都治不好?”

謝姜懶散的道:“易安醫術再好也不是神仙,再說誰說我的暗疾治不好了,不過就是好得慢一點罷了,再調養個幾年也就差不多了?!?/p>

黔國公道:“小子還這么年少,可別落下什么病根,平常多注意保養?!?/p>

謝姜笑了笑道:“小子記下了,一定好好養著?!?/p>

沒多久三人就在一座府邸的后門停了下來。

難怪兩位老爺子不著急,駿馬走出了騾子的架勢,南海侯府原是慶王舊宅,距離三皇子府邸并不遠。

黔國公也解釋了一下為什么走后門。

還是前天晚上宮宴上排的座次,讓原本夏容與這口冷灶,一夜之間就變得炙手可熱起來。

從前夏容與因身體緣故深居簡出,三皇子府邸的情形可謂是門可羅雀,眼瞅著陛下有抬舉夏容與的苗頭,許多人便坐不住急著趕來燒熱灶了。

夏容與也不是那等輕狂性子,這兩天也還是與從前那般行事,無論什么人上門一律都不見,并對外放話身體不適需要靜養。

那些人倒也不會那么沒有眼力,這會兒還堵在正門前求接見,但暗中盯著的不知道有多少雙眼,他們上門致歉還是低調些好。

走哪個門謝姜都沒意見。

兩位老爺子帶著謝姜前來拜訪,三皇子府的下人不敢怠慢,忙將三人請進府里奉上茶點。

夏容與早已下令閉門謝客,這下人還將人請進來,不是這下人不懂事,而是因為登門的是黔國公。

眾所周知黔國公誰的熱灶都不燒,即便是陛下也不例外,甚至還專門給陛下的熱灶潑涼水。

殿下只是不待見來鉆營的人,又不是當真與世隔絕不問世事。

果然當殿下聽聞黔國公和永信侯,并南海侯一道前來拜訪的時候,只思索了片刻便更衣出去見人了。

從敞開的窗戶瞧見夏容與朝花廳這邊過來了,黔國公放下茶盞一只手就將謝姜拎了起來。

謝姜一臉的生無可戀,從前都是她這么逮別人的,如今她倒成了小雞仔。

“三殿下?!?/p>

“老公爺,老侯爺,南海侯?!?/p>

夏容與走進花廳里,雙方均客氣見禮。

夏容與的目光有意無意在謝姜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落在永信侯和黔國公眼里,就自動理解成三殿下好修養好氣度,被那樣侮辱還能面不改色。

謝姜也有些意外,沒想到夏容與這么淡然,只覺他頗有城府。

夏容與微笑道:“今日老公爺和老侯爺,怎么會與南海侯一起,來我這兒了?”

邊說邊客氣的示意大家落座。

黔國公道:“今日上門叨擾三殿下,是專程為了一件事來的?!?/p>

說完就等著謝姜上前誠懇道歉,誰知等了半晌謝姜卻毫無動靜,反而夏容與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兩位老爺子回頭一看,就見謝姜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夏容與都不錯眼。

謝姜發誓真沒有這么夸張,她也沒有一直盯著夏容與不錯眼,她就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抬眼的頻率稍微高了點而已。

前天夜里宮宴上燈影朦朧下的夏容與,與此時此刻青天白日看起來不太一樣。

這會兒看得更清楚一些,周圍也沒有雜七雜八的人,還能聞到他身上的氣息。

干凈清冽中摻和著一股不算難聞的藥味兒。

臉色也比尋常男子更白皙一些,少了幾分血色幾分紅潤幾分朝氣,倒不像是那種久病纏身的羸弱,只讓人覺得他身體大約有些不好。

斜飛的長眉與狐貍眼相得益彰,冷硬的線條又帶有幾分灑落,氣質容貌都十分叫人心折神往。

長得好的花花草草,她遇到了都忍不住多看幾眼,更何況一個大美人。

黔國公忍無可忍深吸一口氣,一巴掌拍上謝姜的背心,大力拍得謝姜往前踉蹌一步。

永信侯翻著白眼的同時也在深呼吸,他真是服了這個色心狗肺的東西!

他們今天是登門道歉的還是來火上澆油的??!

謝姜被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拍得,差點一頭撞進夏容與的懷里。

夏容與飛快往后退了幾步,若無其事道:“南海侯可是有什么話要說?”

夏容與已經看出來了,黔國公和永信侯都在等謝姜開口,心中隱約生起個念頭,但又覺得應該不是他想的那樣吧。

筆趣閣為您提供各種熱門全本小說下載,TXT小說下載,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如果覺得好請把本站推薦給您的朋友。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爬蟲從搜索引擎獲取,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郵箱:jiaoxux20##163.com(##請替換為@),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